蒙淇淇,你放过凡尔赛吧!

被“凡尔赛文学”推上舆论高点的蒙淇淇可谓春风得意,开心到甚至在被新浪采访的时候也会无法控制地露出受宠若惊的笑容。

 
图片


出乎网友意料,面对全网口径一致的嘲讽,批评甚至网络暴力。作为凡尔赛文学领军人物,蒙淇淇的回应显得十分云淡风轻,自己只是普通中产,不过在分享普通生活,很抱歉占用公共资源,但自己依然会继续更博。

 
蒙淇淇是个十分会玩文字游戏的人,就连声明回应,也不忘将凡尔赛“那味儿”贯彻落实。声明发表后,蒙淇淇更新微博的频率不降反增,从一开始关闭微博评论,到后来彻底开放评论区“躺平了”让网友骂,这蒙淇淇是魔怔了吗?
 
答案是否定的。蒙淇淇实则是个手段高明的实用主义者,在把整个下层市场玩得团团转的同时,还能“跪着把钱挣了”。

 
图片
 
凡尔赛“集大成者”
 
蒙淇淇,1990年4月3日出生于湖南省。作家,曾用笔名 “淇水汤汤”。先生是清华学子,海归精英。蒙姐写得一手好“凡”文,靠着分享霸道总裁与小娇妻的日常在网络上一炮而红。


有网友用三句话精辟地总结蒙淇淇:“漫不经心地装逼,故作苦恼地炫耀,欲拒还迎地责怪”。


凡尔赛文学由来已久,熟练掌握先抑后扬式炫耀的前人不在少数:因为坐公务舱会导致头晕只得买一架私人飞机的晕机姐,嫌弃男友审美水平低,送的限量爱马仕皮包皆不称心意的苦恼妹。“凡”式发言在以某红书为代表的社交平台上已是屡见不鲜。甚至在微博网红@小奶球的梳理下成为了一门有标准,有门道的“专业学科”。凡尔赛文学已然升级为一种网络社会现象。

 
图片


为什么说蒙淇淇(凡姐)才是凡尔赛 “集大成者”?
 
纵观凡尔赛发展史,譬如伊能静,晕机姐云云的凡学前辈,在被网友调侃之后通常采取的是无视,谴责等态度。部分原因是既没有经济压力,也不愿以被唾弃的方式获得曝光。更多的则是想单纯地炫耀,满足自我虚荣。


但凡姐不同,她拥有比任何人都强烈的表现欲,和对爆红网络的渴望。


登顶热搜榜后,凡姐发送了一条微博以示庆祝,大致意思是:“感谢网友让我爆红,我昨天一天的微博流量分成就有9000元,你们越骂我我赚得越多”,丝毫不掩饰爆红带来的快乐。

 
图片


在被红利的糖衣炮弹击晕后,蒙淇淇快马加鞭地展开了相关产业的运作,她清楚流量的红利稍纵即逝,确保争议意识形态的稳定输出,才是紧握财富密码的关键。蒙淇淇愈发疯狂地更新微博,转发各大媒体对自己的评论,置正反舆论于不顾。接合作,上采访,将自身最大限度地推上热点。就目前的火爆程度而言,蒙淇淇的“作品”问世也只是时间问题。
 
蒙淇淇根本不害怕自己被网友骂,相反,她拼尽全力想让网友骂得更久一点!
 
凡尔赛之于小奶球,是营销工具。前者的炒作是有底线的,即使炫耀也是为了达到凡尔赛化的节目效果而刻意为之,带着明显的表演痕迹,以第三人称角度较为客观地娱乐大众。


蒙淇淇则始终变相撇清自己与凡尔赛的关系,强调其行为正常性的同时对网友进行降维打击:各大平台“苦苦哀求”与其合作,北京几套房产“配不上”中产,穿10万的衣服花2.5万请保姆是 “节约”,字句精准击中了广大打工人的痛点。
 
结合观众爆料,普通二本出身的蒙淇淇,先生的清华海归身份存疑,环球义工旅行造假,疑似夫妻关系早已破裂。被《知音》采访时,在谈到蒙淇淇父亲是华为高管,母亲也是名校高知这个问题的真实性上,蒙淇淇尴尬笑笑 “这个是瞎编的”。
 
越来越多的信息指向,凡尔赛女王似乎只是个“开局一张嘴,内容全靠编”的立人设高手。一位让德国大使馆为其破例的女名流,多年用着iphone 7p,错把祖马龙说成 ”马祖龙”,难免有“打肿脸充胖子”之嫌。

 
图片


蒙淇淇的暂时性成功源自无底线地自我炒作,她是个精明的机会主义者,接受采访时表示“这可能是自己唯一接受采访的机会,表示一定会抓住”。面对记者媒体总是见缝插针地炒作自己,继续立人设,反复凡尔赛。无论粉丝黑粉皆来者不拒,只要火了就能赚钱,至于你网友骂我捧我?不重要!
 
图片
天下皆为利


 “凡姐”爆红背后,正是由流量红利引发的,当代网络社会任何价值观都能横行的乱象。像这样因为话题性一夜爆红的人有很多,同为“黑红”出圈的凤姐,为了爆红毫无下限,吹嘘自己是前无古人的智者,贬低国家,辱骂他人,尽管凤姐只是网络浪潮中的一个跳梁小丑,但也实打实扛起过流量大旗。
 
蒙淇淇深省流量=金钱的道理。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不管凤姐的狮吼功还是蒙淇淇的化骨绵掌打在身上都是一样得疼,无论三教九流,得流量者得“江湖”。
 
同时期依靠“反向炫富”爆红的富家千金曹译文:在自家工地上搬了一天的砖,来时红毯迎接走时专车接送,勉为其难地把200元工费存入了余额1500万的银行卡。这一顿“迷之操作”同样将 “微服私访” 的曹大小姐送上了流量顶端。


 
图片


 如何才能当红人?仿佛只要做出偏离大众传统认知的行为,哪怕极端如斯,只需博得眼球,半只脚就已踏入“红”的范畴。无论你是真富豪还是装富豪,真疯癫还是假魔怔,网络资本需要的不过是能抓住大众目光的戏子。
 
面对网友的质疑和曝光,曹译文选择怒怼网友后,删除B站和微博的所有内容(B站50万粉丝,微博189万粉丝),不再做任何回应。每月80万零花钱的大小姐显然足够任性。
 
蒙淇淇则视爆红如人生曙光,哪怕被谩骂,批评,只要网友还“买账”,她也要把这一出“好戏”继续唱下去。
 
诚然,蒙淇淇的价值观是否有问题,有无在杜撰人设,其先生“真身”何许人也云云,也许根本不重要。蒙淇淇说话的目的本就不是表达,而是为了输送“争议”。她是一个贩卖争议的商人,利用争议赚取流量的“聪明人”。
 
在叶探花看来,造就“凡尔赛女王”的并不只有她本人,还有为她每一篇内容推广造势的资本大手。


互联网犹如一个大雪球,网民每一次地转发,每一份地参与都让雪球愈滚愈大。


在人们对蒙淇淇之流感到厌倦时,它们往往又会精准地出现在每一篇资讯的首页推送。
 
随着时间推移,蒙淇淇可能被洗白,人设反转,一跃龙门;也可能会被踢出分蛋糕的队伍,归于无声。不过都不重要,蒙淇淇不仅是具象的个体,更是一种当代的怪象。凡尔赛文学既没有艺术真实,也没表现人性里面的纯真,只是一场闹剧、一片瓜田。
 
凡尔赛可以作为茶余饭后的侃侃谈资,但若较了真掉进了资本和蒙淇淇之流设下的名为“争议”的陷阱,反倒是让这些人“心想事成,财源广进”了。